奶奶和老家的花园

来源:台州市社会事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13

奶奶的一生是一部传奇,只是她自己不愿提起,零零碎碎的印象大多来自亲戚的言谈,而奶奶房中挂着的一幅幅照片,似乎在无言地印证着亲戚的传闻。在这些已略微泛黄的照片中,奶奶烫着头发,穿着旗袍,神态高雅,让少年时的我误以为是哪位电影明星。曾有很多次我缠着奶奶让她给我讲照片中人物的故事,奶奶却默默地一言不发,目光却紧紧地盯着照片,深邃而又有些茫然。 

奶奶从不对我们提起往事。依稀听亲戚们说,奶奶的老家在宁波象山,因为长得太漂亮,被当地有势力的人家看中,要强抢逼婚,奶奶不得已从老家跑了出来,后来才遇上了爷爷。解放前,爷爷去了台湾,奶奶便流落到了上海,凭着一双巧手,在上海的一家服装厂找到了工作。退休之后,也许是期待着哪一天爷爷能回来,奶奶卖掉了在上海购置的房子,回到了老家的一个小村子里,盖了三间楼房,并从上海运回了整套精致的家具。 

奶奶爱绣花,妈妈给我们织的一件普普通通的毛衣,经过奶奶的妙手绣上一朵花,整件衣服便立刻鲜活起来。我们家的枕套都是奶奶自制的,白色的底,再点缀上几朵大小各异形状不一含放相间的花儿,简直就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,让人爱不释手。我们姐妹常为挑选自己的枕套而难以取舍,抢到了一只自认为最漂亮的,可又觉得姐妹手里的似乎更好,没办法,妈妈只好让我们轮流着用。 

奶奶也爱种花在我家房子的旁边,有一大片空地,大概有三间房子那么大。奶奶退休后,从上海带回来很多花籽,虽然当时村里的人们还在忙着解决温饱问题,奶奶却很有闲情逸致,这片空地成了她的花园。花园一直是奶奶亲手在打理,所以它的特色和变化也就体现了我奶奶的风格和心情。   

从我有记忆起,我家的花园就已是一片花的海洋。奶奶把花园划成好几片,这一片种菊花、百合,那一片种月季、玫瑰,四周的角落里种上栀子花、夜来香和梅花等。墙头则放了一盆盆仙人掌和仙人球,兼作装饰和防盗。还有很多盆栽的花一排排地插空摆放着,比如含羞草、鸡冠花、一串红、秋海棠、太阳花、水仙花等,好多我已经想不出名字了。

印象最深的是奶奶种的菊花了。金秋时节,菊花盛开,繁杂的品种令人眼花缭乱。形状有单瓣的、重的;花瓣有卷曲的、平展的;颜色更是五彩缤纷:白的、紫的、黄的,还有重色的。反正每到这一季节,那一片地里群芳争妍,热闹非凡!

一年四季,我们家的花园总是花香不断。奶奶总是像变魔术一样让花园的春夏秋冬都能花香四溢! 偶尔我们全家搬些桌子椅子往花园一坐,闻着花香,聊聊天,喝喝茶,那种幸福真的像花儿一样!年少时,跟在奶奶后面替花儿捉捉虫子、剪剪枝叶、收收花籽是我们童年生活中最大的乐趣了。每天早上,奶奶总是早早地起来,为我们做好饭,然后就在花园里做早操。在奶奶的心里,这满园的芬芳也许不亚于上海某公园的一角吧。 

后来,爸爸生病离开了我们,奶奶忍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,从此再也无心去打理这些花儿,也见不得这些娇艳的花朵盛开的场景。于是她砍掉了花园里所有的花,任它变成了一片荒芜的空地。

过了一两年,我家的花园开始变成了菜园,奶奶在那里种上了一些蔬菜瓜果,花园又恢复了一些生机和绿意,虽然没有以前那么色彩丰富,满园皆香,但也算是比较实用吧。这时候,帮奶奶去花园里摘摘菜,也是我们的乐趣之一。

奶奶烧得一手好菜,不仅味道好,而且花样繁多。对于我们来说,最大的享受是放学回来,在奶奶烧好的香喷喷的菜中偷偷地用手撮一把,尝上一口,那味道,简直是没得说了!记得86年,大姐结婚的时候,当时村里的婚宴一般都只上九道或十二道菜。奶奶坐阵指挥,亲自下厨,从凉菜、热菜到甜点,共摆出了二十四道菜,让村里的亲戚们大饱口福,一个个吃得直不起腰来。婚宴就设在这个曾经是花园而今已成为菜园的地方,也可算是这个园子最后的辉煌了。 

再后来,我们几个姐妹都相继长大、工作,陆续飞出了这个家。奶奶的年纪也大了,没有那么多精力再去种菜,也没有那么多人再去吃奶奶烧的菜了。花园里便又换上了几颗橘树,每年橘子成熟的时候,奶奶总是打电话过来,盼着我们去摘橘子,更盼着见到我们。 

至今,奶奶离开我们十多年了,老家也很少再回去了。今年清明期间回老家时,再见花园,已是杂草丛生,垃圾遍地,而橘树却依然花开满枝香飘满园。再想起奶奶和小时候花园的辉煌,忍不住潸然泪下!